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西斯特瑪台北小教室-無力之力(effortless power)概述






之前我們有提過西斯特瑪的三大構成內容:external school, internal school 還有closed school。這三個部分可以是學習的順序,也可以是應用時的方法。

external school又被稱為old school,並不是說這東西過時,而是說這是較為傳統、老式的練習方式。在練習及應用時主要是以力學的方式去達到力量少、動作小以及效果大的結果。而在internal school這個部分,內在的控制成分要大於力學上的控制。也就是說相對於用力的角度,更重視人我之間tension的控制。控制的方法來源於末端的力量以及tension方向的覺知。雖然說重點在於覺知,但肌肉上的用力還是無可避免,在應用時對手還是可以感到己方給的力量,只是很難抵抗。更重要的是,對方抗爭的想法有可能會變大。

以兩人雙拳相抵互推舉例,external的作法是透過控制對方手腕的骨節正直,讓對方不好用力的方式將和自己雙拳相抵的人推出。internal的作法是維持雙拳互抵處的tension,在不讓對方的tension進入自己身體之前提下,放鬆自己的肩膀造成一個tension的方向,而將對方順著這個方向被推出。這兩種方法,對方都還是可以感受到被力量推出的感覺。

更高級的操作法是讓對方把自己推出去,而且感受不到被推出的感覺。

這幾次Zaikovsky在來台灣教導internal form時,一直在強調「乘(ride)」在一個「東西」上面的概念。這個概念可以應用到跑步上頭、可以應用到行進中改變方向上、也可以應用到爬樓梯或是爬山上,它可以被應用到所有的地方。當掌握到這個概念時,會發現到自己的動作變輕,使用的力量變小,但是作為練習對手的人會覺得力量很大。更好玩的事情是,它讓人幾乎感受不到肌肉的力量。

這個幾乎不用肌肉力量、但是又讓人無從抵抗的東西,在今年二月的大阪及東京研習會上,Zaikovsky稱做effortless power,以及something beyond。就我個人的見解,它是比internal school更高級的控制方式。

Zaikovsky解釋這東西是一種身體的運用方法,所以很難教。它的學習方式和小朋友學習走路的機制很像-它是用本能的方式學習的。手把手感覺的方式是最直接的方法。

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四月份的年度總部指導員研習會這次的主題是effortless power and beyond,將會對這個主題做更深入的探討,請有興趣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可以親身體驗到無力之力的機會。

報名連結:https://goo.gl/bKEaVG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Vladimir Zaikovsky 2019.02 Osaka and Tokyo Seminar參加心得報告




每年二月日本的Zaikovsky研習會已經大致上已經和台北每年四月份的研習會形成了一個慣例,今年正好大阪場和東京場的時間是台灣的春節連假,於是就義無反顧的給他請了假、買了機票、訂了旅館,開始了過年以及密集的Zaikovsy特訓。

今年大阪場的主題是strike,東京場的主題則是Effortless power and practical way to enjoy Systema。不過在大阪場之後小弟和西斯特瑪大阪的首席指導員大西的感覺一樣,都是「沮喪」這兩個字。因為Zaikovsky今年教的東西實在是誇張到不知道該如何理解,小弟本來自認為對西斯特瑪有一點點粗淺的認識,但在經過大阪場的洗禮後,小弟覺得自己不過是一個西斯特瑪的初學者而已,連門在哪邊大概都還不知道。這不是誇張的表示法,而是小弟現在的心境。

除了兩個週末的大阪場以及東京場研習會之外,這次Zaikovsky的日本行程還包括了大阪三天晚上(星期五、一、二的晚上)各三小時的extra lesson,以及東京場的四場(星期三、五晚上、星期一中午及晚上)各二小時半的exgtra lesson。這次除了東京星期三及星期一晚上的extra lesson沒有參加外,其他的小弟全參加了。

這次的日本研習會其實一直圍繞著Breathing這個主題在跑。breathing就是呼吸,但Zaikovsky強調不是吸氣和吐氣(inhale and exhale),而是身體內的呼吸,找到這個呼吸,動作會完全的不一樣,也可以找到effortless power:不用力氣的力量。「不用力氣的力量」這幾個字講起來會覺得不合邏輯,但親身體會到之後,發現真的只能用這樣的形容才貼切。Zaikovsky不只一次在示範時笑著說:「我知道一定會有人說他(Zaikovsky)一定身上某個地方在用力,我可以確定的告訴你,沒有就是沒有,一點肌肉的力量都沒有用。」很難以想像,而這個難以想像也只是因為沒有這個經驗,所以無從想像而已。當你有這個經驗之後,就有可能自己摸索到其他的可能。Zaikovsky在東京場時提到,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身體運用方式,很難或著說不可能用語言說明,而學習這種身體運用方法的程序,很類似嬰兒學走路的程序。所以他一直給我們看這種身體運用方法做出來會是怎樣的效果,也一直讓我們親身體會這種身體運用方式被做時的感覺。被做時的感覺很有趣,真的可以知道Zaikovsky沒有用任何一點力氣,但是人就是會被用到飛來飛去,每個被做的人都是滿臉疑惑,或著是邊笑邊搖頭嘆氣。

但是過程真的很痛苦,痛苦到開始懷疑自己。大阪場的最後一天extra lesson時,Zaikovsky問我感覺如何。我回他本來我自認為對西斯特瑪大概有一些了解和認識,就像是爬山一般大概已經爬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可以看到山頂的感覺。但現在我的感覺是山的後面還有一座大山,我現在只是能看到那個大山的樣子而已。Zaikovsky回我說,往好的方面想,你回頭的話也只需要走三分之一的路程就可以下山了。我回Zaikovsky說這是不可能的,我不會回頭,而且我很高興能夠見證到這所有的一切。這時Zaikovsky說:「這是對的答案」,他不只一次的在這個摸索過程中得到、失去,本以為懂了,又發現其實自己什麼都不懂。曾經想要放棄,但他知道如果不去練習自己只會更慘,所以還是去練習。最後他發現如果什麼都不去期待而只是去練,就不會有得失,而東西也會上身。

他其他還強調,不要認為自己得到了什麼或是懂了什麼新的東西,如果有了這個想法,所有的可能都會被抹殺掉。

再來回到大阪場的主題Strike,Zaikovsky強調,拳頭要有理由,不然那個拳頭沒有意義。很多人可以練到動作很流暢,但很少人做到拳頭流暢。要有拳頭上頭的理由,對於被打的人以及自己,必須能有更深一層的了解,所以第一天的研習會,所有的人都被一個簡單的動作操到滿身汗、全身發抖:push up的準備姿勢。透過這個姿勢的練習,我們學習如何的感受到對方的身體以及內部的感覺。這邊說一個也是我第一次得到的感覺:我在做伏地挺身準備姿勢做到很痛苦時,Zaikovsky正好經過我身邊,我就維持姿勢下叫了他,請他幫我一把。他就坐在我身邊,用兩手握住了我的左臂,當時我只覺得左臂上增加了負擔,心理開始罵「這完全沒有幫助」,但是漸漸的我發現到這個想法變成了像是高鐵車窗外的風景,我可以看到他、感覺到他,但那就只是一個風景。身上的痛苦一樣在,但是一樣是高鐵車窗外頭的風景,我可以「看」著他。 之後其他的練習夥伴在同樣的姿勢下,Zaikovsky只是坐在他的身邊,他說馬上心理就「靜」下來,這是很奇妙的感覺。

而在打人時,在有了正確的理由後,接下來是如何接觸到我們要打的部分。這個部分指的是被打對象的主宰。以開車來做比喻的話,身體是車身,重點是開車的那個人,要打是打那個開車的人。如果開車的人旁邊還有他太太在的話,那太太才是真的主宰,這時要打的是那個開車的人的太太。聽起來好像很玄,不過當天練習場上大概每個人都挨了或打了幾百拳後(光是我被抓出來示範挨打就花了大概兩個多小時),大概都能抓到那種感覺。


經過大阪的「沮喪」洗禮之後,小弟上了趟高野山做了趟心靈spa,下山到了東京後,突然理解到,其實Zaikvoky並沒有教或是做什麼新的東西,嚴格說,去年九月莫斯科的國際研習會時,他就有和我說過這些東西,只是當時我不懂他在說什麼。只是因為他一貫的不准問「why」還有「how」,所以我只是把那些東西當做是一個經驗「儲藏」自己的深處,而沒有拿出來思考。高野山之後很多身上過去和那幾天的東西產生了交融,我發現到其實都是同一個東西。呼吸的那些東西,甚至2014年Mikhail在大阪時就有示範過,只是當時在場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所以後來改成了別的練習。而這次Zaikovsky完全不用力的作法,也僅僅是過去他所教導的「internal form」、「movement」的延伸,或著說是更精細的表現而已。

西斯特瑪練習進步的檢驗原則:動作更小、力量更少、效果更大,這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檢驗指標以及可以做到的事情。

在二月的日本研習會後,接下來就是四月的台北研習會,台北研習會的內容將會和過去一樣,是二月日本研習會內容的延伸及解答,希望、相信,我們可以在這次台北研習會中得到所有的答案。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Vladimir Vasiliev “Awareness. Speed. Power.” Tokyo Seminar 17th & 18th November 2018參加心得





主題是覺知、速度和力量(Awareness. Speed. Power.),Vladimir介紹了一些發掘覺知的練習:
  1. 練習前決定會場中的一個人,做任何練習時都注意到那個人,但不要讓那個人發現。練習的最後讓那個人知道有在注意他。被太多人注意到的不太好。
  2. 走圈中去引響到自己決定的對象,並在對方沒有感覺下(可能對方會有感覺,但重點是旁邊的人沒有感覺,甚至以為你們是朋友)將人帶離人群。
  3. 走圈前決定自己的對象,在走圈時辨走圈邊避開對方。
  4. 一人閉上眼睛,另一人提四個問題讓閉眼的人回答。重點在於觀察力。
  5. 閉上眼睛去辨認出身邊的四種聲音。
  6. 走圈時,時不時閉眼。速度提高到跑、改變高度、回到原來速度,停止後先用兩個心跳呼吸,再來用四個心跳呼吸。
  7. 眼睛看會場還有裡面的人,盡可能多些資訊,但頭不要動,只用眼睛看。不同高度做同樣練習。
  8. 一人決定好自己的意圖後走近另一人,被走近的人要分辨對方是想要表達熱情還是想要攻擊。
  9. 一人在另一人背後用拳打對方,在前面的人感覺到要被打時做出反應。(也可閉眼全身)
  10. 三人練習:兩人從另一人的身後走向前面的人,前面的人在發現時做出訊號。重點是用看的,而不是感覺的。
  11. 對踢的應對:不是用身體踢,而是用末端。踢靜止的對手、踢走向自己的對手、走向對方踢對方(不同距離)。一人維持對踢的距離的覺知繞另一人走,距離過近時起腿,但距離不能拉的過遠。被踢時的應對。
  12. 勾腳,用移動化解。
  13. 腳踢,用腳化解、反擊。
  14. 用肘化解攻擊並反擊,重點是距離。四隻手。
  15. wrestling grab,兩人以手、肘、肩相連結,用移動化解。

在速度的主題上,Vladimir提到四種速度:慢速、中速、快速以及根據狀況(slow, midium, fast according to the situation)。

練習:
將手放到對方胸口,完全放鬆後用最快速的方法將對方推出去。

延續主題:

1.可以跪坐在地上也可以用站的練習,先把整個拳面放到對方的胸口,用推的方式把對方推開。
2.接下來在推時感覺到可以加速時加速將對方推開。
3.最後直接用strike方式做到上面的效果。


在力量的主題上,主要是使用strike作為解說,幾種不同的打法幫助練習者了解如何將覺知和速度應用到力量上。第一種是讓對手不會發現的strike,如何以適當的軌道進行打擊是重點(兩人練習,從不同角度進行strike,被打的人發現時讓打的人知道被發現了);第二種是讓對手看到,但是不會引起緊張的strike;第三種是用方向使對手不被引起緊張的strike(手肘);第四種則是應用不同速度的strike。

拳面上膠水的練習:
1.先用拳推對手的手臂,能把對方手臂盪起來的感覺。
2.用打的做上面的事情。
3.拳面上有膠水的感覺,在打到的瞬間有黏起來的感覺。
4.應用上在對手的架勢上的肌肉進行strike,讓對方無法使用雙手。
5.在接觸時連續的應用這個技巧。




刀的練習:

熱身:把刀子放在自己身上不同地方站起及躺下、翻滾,同時將刀拿出或是放在身上不同地方,也可以將刀劃向旁邊的人。沒有刀的人則同樣站起、躺下、翻滾,並拿別人的刀。

手指頭的力量很重要,介紹了許多手指相關的練習方式:一人手平攤持刀不讓人把刀拿走,另一人則設法將刀取走,當發生僵持時僅用手指的動作解除這個狀態。


  1. 一人以刀刺或是切對方,被動方以手指控制對方的持刀手,不讓對方的刀控制到自己。
  2. 變化版本:另一人在旁邊問問題。
  3. 用短刀以「切」的方式幫助放鬆:手指、手腕、手肘、肩。以短刀幫助放鬆下半身。
  4. 拿刀子的尖端砍人,另一人抓並控制。
  5. 一人趴在另一人的身上搶地面的刀。
  6. 刀放在一人的背後地板保護刀,另一人搶刀。
  7. 以刀幫助肩膀放鬆的練習。
  8. 以刀幫助胸口放鬆的練習。
休息後小熱身:
閉眼回答四個問題
push up姿勢被推或壓,順著方向移動或是不動改變高度作為因應
push up姿勢,另一人用腳掃,被掃的人抬手

距離上次Vladimir到日本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上次研習會時Vladimir做了很多internal work相關的示範,在這次兩天的研習會中,他做了更多的internal work甚至是psychic相關的示範,這種東西在東方的國家似乎比較能夠被接受。不過他也提到這種東西必須對於控制有很好的理解,不然還是用打的比較快。

兩天的研習會內容,和十月份Daniil的研習會的內容有很多相關,想想應該是因為Daniil在來台灣前,莫斯科總部辦了一場Mikhail和Vladmir共同指導的研習會,應該是這個關係,一些相關的主題在這兩個研習會當中可以得到比對參考。

這次的研習會的第二天,在練習的當中也穿插著Vladimir對於準指導員以及由準指導員升指導員的考試,經過Vladimir的認證,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多了一位由準指導員升級的指導員,以及一位準指導員,期待他們今後的成長以及發展。

指導員:LIAO Ben-Zhe


準指導員:TSAI, CHIN-PO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2018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秋季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心得



這是本年度西斯特瑪台北道場舉辦的第二場總部指導員研習會,邀請的總部指導員是Daniil Ryabko,也就是西斯特瑪創始人Mikhail Ryabko的兒子。這是他第五次來這邊指導,距離他上次來台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這兩年來在國外的研習會上和他見過許多次面,每次見面都發現他又進步許多,想想看這也是當然的事情,除了他父親Mikhail手把手的教他東西之外,幾乎每個月都在世界各地指導研習會的他,一直在累積各種不同的經驗。

研習會前Daniil問我想要怎樣的主題,我回答他希望他可以把今年九月的莫斯科國際研習會的主題「Introduction to Mastery」作一個延續,讓我們可以知道更多關於closed school的事情,Daniil回答說:「好,那我們就從close eye開始練起吧!!」 所以這次的研習會從前一天的extra lesson開始,就伴隨了很多閉眼的練習。

Daniil說closed school指的是面向自己更為內在的尋找,它是更細微的、比起肉體面更接近於精神面的探索。當眼睛閉起後,很自然的我們會向「內」注意,會更加的發現自己在面對外界刺激時的各種反應。但這並不是說只注意自己,更重要的是透過注意自己,而更能接受外界的資訊。這有點類似眼睛看不見的人,會發展出其他的方式去探索這個世界,從而能發現一些明眼人都發現不了的事情。

Daniil的教學方式,比起長篇大論或是哲學啟發性的描述,他更願意直接用身體示範來告訴你東西是怎麼一回事情。所以他不會用比喻的說法,而是直接給你看身體操作的方式,以及它應該有的效果。這也可以從我身體在這次研習會中得到的瘀青數量看到Daniil的教學方法:用身體去感受、去記。

由於是對自己內在的探索,所以這次研習會中有許多應用覺知的練習,比方說走路、地上爬行、走路避開人、抓人、地上爬避開人、抓人、如何維持正直身形帶動走路、爬行、變換方向、甚至在和人遭遇時如何找到自己舒服而對方不舒服的位置。

正確的身形可以很輕鬆的移動身體,但它並不只是挺胸讓背挺直而已,同樣的教授Zaikvosky的教法是維持internal form,並以movement帶動。但是Daniil的說法沒這麼多,就是「從底下拿上來到胸口」,並且用「胸口的這個」帶動動作,理論只有這個,其他都是現場的親身指導。

再來Daniil也教了透過在對手身上的學習,找到可以控制對方的點,再進而控制對手,讓對手在地面上移動、翻身、甚至站起、躺下。在進行學習的過程中,有可能會讓對手感到痛或是其他更大的刺激,但是痛和刺激並不是最重要的點,重要的點是如何讓對手做出自己想讓他去做的事情。否則痛就只是痛、刺激就只是刺激而已。這邊Daniil提到的另一個關鍵字是「direction」:方向。經由給方向,我們直接和對手的身體對話,讓他的身體往我們想要的方向上去移動、去做到我們想要他去做到的事情。

研習會後的extra lesson,Daniil教了一些用棍子的個人練習,幫助練習者了解「給方向」的方法:維持用力但放鬆肩膀。如同我前面所說的,Daniil不會用名詞或是比喻來說明,他只會做給你看並加上最簡單的描述。同樣的東西,我們之前上課是用密度來做描述,九月的莫斯科研習會上頭,Zaikvosky是用棍子教了一堆看起來是重體力重技巧但他卻說是呼吸的練習,這些東西其實都在說同一件事:維持用力但是放鬆肩膀,然後你就可以「做到」如何給方向。

這是西斯特瑪在教學上和學習上的一個特色,每個指導員對於一件事情的詮釋方式不一樣,我們學習者透過不同指導員的指導慢慢去拼湊出整體,所以我們也一直強調,當你得到後必須能夠丟掉,不然你不會有進步。

Daniil也在Extra lesson中進一步的示範了用棍子給方向,進而幫助練習者了解如何用拳頭給方向,如何應用在strike上,也教了如何不讓strike留在身體內的作法。

最後一天的extra lesson時,Mikhail還打視訊電話過來看大家的練習狀況,所有的上課同學一起向Mikhail打招呼,這也是蠻特別的一個體驗,找其他的指導員大概就沒有這樣的體驗了。

比起日本每年有六場總部指導員研習會,每兩個月就可以接受新資訊或是新的刺激,台北道場今年第一次嘗試在年內舉辦兩場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從學員的參加反饋來看非常正向,所以大概以後我們都會維持這樣的頻率舉辦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希望可以讓學員進步的更多、更快。

我們也發現到由於目前台北道場的教學內容對於初學者來說會有些困難,所以在不久的將來俄羅斯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會開始開設「從零開始的西斯特瑪」班,這是面向初學者的課程,大概會以八堂或是十二堂課的方式從最基本的呼吸開始,將基本的西斯特瑪必要知識做一個介紹,詳細內容日後公布,請各位期待。

最後,感謝Daniil帶給我們如此豐富的指導內容(還有我身上的瘀青),感謝參加的同好們,最後的最後,謝謝Mikhail帶給我們西斯特瑪。

2018年9月12日 星期三

2018.9/5-9 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年度國際研習會 Introduction to Mastery






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在每年的九月會辦一場國際研習會,除了這個研習會之外,每兩個月在總部會有一場較為小型的研習會,只要Mikhai在莫斯科他本人都會進行指導。

西斯特瑪的學習或著說教學方式有點像是組織學習:每兩個月舉行一次的研習會中,Mikhail會給個小課題,而所有的參加者在研習會中經過這些課題的洗禮後,需要找到屬於自己的結論或是理解。這個過程在一年中持續的累積延續,最後在九月的這一場國際研習會中,Mikhail會再給出參加者們未來一年內需要研究、解決的課題。

正因如此,西斯特瑪的練習者在這個系統下是被督促著需要一直進步的。我們做指導員的,除了要努力跟上總部的步調,同時也必須將自己的所學所得傳遞給學生,讓學生們也同時一起成長。

這次的國際研習會主題是Introduction to Mastery,mastery有征服、熟練、精通、高超、掌握、控制、優勢、、、等的意思,introduction的意思則是介紹。總部關於這次研習會的文宣中是這樣說的:

Mastery as the highest form of mastering martial art overturns habitual views. The warrior’s skill is creative. It goes beyond the limits of personal confrontation and victories by giving sense to long term efforts and showing a completely new way.

Three Systema schools consequentially lead a person to this way.

External school teaches how to crush the enemy with the power

Internal school studies the enemy and teaches how to 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Closed school teaches not to have enemies among people

All these three schools make Systema complete and full. It doesn’t matter how impressive your results can be,without this fullness, mastery will stay for us as an incomprehensible and unrealized dream and all the excellent skills will be without sense.


這裡面的英文單字大概都可以懂,只是連起來後大概需要多一點點時間去理解,但也不是那麼的困難。大概的意思是說這是一種推翻習慣性思維的東西,另外它是有創意的,通過長期的努力及理解後可以用一種新的形式展現超越個人對抗性的極限。三個西斯特瑪的教學支分(school)幫助人們掌握這些,external school的教學支分教導如何用力量壓服敵人,iinternal school的教學支分教導研究敵人並如何依此進行作為。closed school則教導人們不要有敵人。這三個教學支分使得西斯特瑪完整而全面。


必須老實說,在參加這個研習會前我對於closed school這個詞是充滿著想像的。尤其在知道external school、internal school之後還有個closed school後,更是在想這是不是就相當於我們中文說的關門弟子,於是就充滿了期待的參加了這次國際研習會。


其實在今年四月初去總部時曾經和Mikhail有一段關於external以及internal的談話,當時我問Mikhail說,就我自己練習西斯特瑪的感覺,除了external和internal之外,應該還有一個spiritual,external的背後則是internal,而internal的背後則是spritiual,但這三者應該是一體不可分割的,當時Mikhail說我的這個想法是對的。Zaikvosky當時在場幫我翻譯,他四月來台灣指導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的總部指導員研習會時,我們還就這個話題又聊了一下。

但這次國際研習會用的closed school的說法實在是無法理解,研習會進行到第二天,一起參加的日本同好問我,有感覺到教了什麼新的像是closed school東西嗎?我回答說沒有,那個日本人也說他沒有感覺。我們開始懷疑這次研習會是不是封面和內容物不同?!?

後來和Zaikvosky一起喝咖啡時,我問了他這個問題。他回答說closed school不是指把門關起來躲在裡面練一些秘密的東西,它的意思甚至和我們的這種理解是相反地:外面的世界很大,但我們把自己關在一個房間裡面並鎖起來,我們要做的只是打開門,這樣就可以擁有外面的世界。

有聽沒有懂,這就是我當下的感覺。

Zaikvosky又用拳頭打人(我)做了直接的說明,第一拳打的是外在的肉體、第二拳打的是內在的存在、第三拳打的是比那個內在的存在還要大點的東西,那個沒有名字。前面兩拳以前都有過經驗,第三拳的被打過後發現其實四月在莫斯科時Zaiovosky就有打過我一樣的拳頭,只是當時我問的是另外一個問題,他則是用那個拳頭來回答我。

這樣被打時雖知道他們其中的不同,但還是不能理解這和closed school有什麼關係。這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脫口問了Zaikvosky這個問題:「你可以一直和神在一起嗎?」,他反問我:「你能嗎?」,我回答他:「我努力這樣去做」,他則回答我:「我也是」。再過一下他說:「神一直和我們在一起,但我們不見得一直和神在一起」。在那一瞬間我似乎懂了,這時他說:「你得到了」。




這次研習會中很大的收穫是我可以理解clean movement的感覺。Zaikvosky的拳頭在打進來我身體時,可以感受到純淨,力量很大、當下甚至可以說很痛,但那像風一般吹過就沒有了痕跡。Mikhail看到Zaikvosky在用拳頭打我,也過來打了我幾下,那種純淨感更為強烈,而且沒有給我任何的傷害,反而讓我有點清新的感覺,第二天身體上也沒有任何的瘀青出現。

這些較為精神面上的東西有很多很多,這邊就先打住,來說一下關於身體面的東西。

研習會一開始Mikhail叫我們用呼吸感受全身,並在地面上用呼吸的覺受帶動身體移動。看起來就是個用呼吸帶動身體動作的練習。不過Zaikvoky對我展示這個練習時,卻是用另一個次元的方式進行講解。同樣的,是external和internal之分:如果只用外面的身體進行爬行,那會非常的費力以及緩慢,但如果是由內在帶動身體的話,動作的表現會完全不一樣,除了輕之外還會快。呼吸是一個幫助尋找這種身體動作的方式,當可以掌握後,呼吸會轉換成另外一種形式。

Zaikvosky也教了一連串應用棍子以及呼吸的熱身以及身體運用方式,並且強調不用作多,因為重點並不在於肌肉的訓練,而是在於應用呼吸在身體的運用上。這些練習主要的目的是要教導練習者如何將身上的tension放掉,並維持僅在末端存在的tension作為控制。如果不知道這一點而只是照外型做的話,那就只是普通的肌肉運動了。

利用存在自己身上tension轉移來控制人的方式,這次也得到了很多的啟發。Mikhail讓人在地面上做伏地挺身,並且解釋了如何用解除背部tension的方式進行操作。這個作法可以應用到拳頭打人上,也可以應用到控制抓住自己對手的身上,有各種各樣的應用方式,這也是接下來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在教學上會側重的部分。

研習會第三天下午我們被帶到戶外進行shashka試斬的練習,這只能說實在是太好玩了,難怪youtube上頭很多有這樣的視頻。那種療癒的感覺實在是很難形容,以後看是不是可以在台灣玩看看。

研習會結束後準備去機場前我們有半天的空檔,Daniil幫我們指導了個一個半小時的extra lesson,主題是如何面對恐懼。內容真的都是和恐懼害怕相關,但是在做完那些練習後,發現對於恐懼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也更了解自己是如何的因恐懼而將自己封閉。值得票價的是Mikhail後來也出現在現場進行指導。他解釋了關於恐懼的情緒留在身上的一些對治法,也教了我們如何將恐懼的感覺由眉心取出的方法、一些不舒服肢體碰觸後留存的不好肌肉記憶的消除、、、等,才知道原來西斯特瑪還有這些東西,現在我們對於西斯特瑪的認識還是很膚淺的。

這次的國際研習會,很高興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產生了一位由準指導員升任的指導員(黃國恩),以及兩位準指導員(黃健瑋、陳怡君),其他人也順利的更新了指導員資格認證,在這邊恭喜他們之外,也期待他們的進步以及更多的成長,希望這樣的他們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








Mikhail的兒子Daniil下個月(10/13,14)將來台北進行指導,他會就這次總部國際研習會當中的一些課題做更深入的剖析與指引,請有興趣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這次難得的機會。研習會相關訊息請聯絡: systemataipei@gmail.com 

最後,感謝Mikhail願意和我們分享西斯特瑪這個上天給世人的禮物,也謝謝Zaikvosky、Daniil、Artum為首的總部指導員,也謝謝Systema Osaka的大西,這次也從他那邊學到了很多東西,也謝謝我們西斯特瑪台北道場這次的參與者,這真的是一趟很愉快又收穫滿滿的旅程。


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小教室-西斯特瑪練習上的一些小叮嚀



減少tension是西斯特瑪的一個要點課題,會對身體、心理造成tension的各種束縛是在我們練習當中一而再再而三反覆想要減少的東西。雖然這邊用了「減少」這個字,其實只要保持覺知,注意當下,就可以自然而然的放鬆,而減少受tension的影響。

也因為覺知是我們練習上很重要的一個課題,西斯特瑪的練習場上會有很多不同的練習幫助練習者檢視、觀察自己,從而達到不受tension束縛的境界。也因為有很多不同的練習,很多初學者會執著於記錄做過怎樣的練習,而把那些練習作為教範時時取出照本宣科的溫習。就一般的武術來說這種學習方法大概沒有問題,但對西斯特瑪來說這種溫習法其實也是一種束縛。

西斯特瑪的所有的練習都是互相有關連的,這些練習方式就像是buffet一樣:種類繁多、琳琅滿目還加上各種口味,練習者該做的不是buffet的每道菜有多少吃多少,直到把肚皮撐爆為止;而是自己知時知量的取自己需要的種類還有需要的量來讓自己成長。還需要了解的是,不管做什麼樣的練習,都會對提昇其他練習的質量有幫助。

另外一個重點是,很多人練過一種練習後再次在課堂上碰到一樣的練習時會覺得「這個練習我做過了」。這種心態請千萬不要有,打個比方,你昨天吃過一盤蛋炒飯,今天又吃一盤蛋炒飯時你會想說我昨天吃過一樣的東西,但這並不代表說你昨天吃過那盤蛋炒飯後就可以什麼都不用吃了。你還是需要吃東西的,只是正好今天還是蛋炒飯而已。但就算都是蛋炒飯也不會完全一樣:火侯、材料、吃飯時的氣氛、心情、、、,都會影響你吃這盤炒飯,也就是說,不同的時間吃的炒飯,對於你來說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西斯特瑪的練習上也是這樣,同樣的grab&escape,和不同的人練、當天不同的溫度、濕度、心情、感覺、、、,這些都會影響練習者透過這個練習所可以得到的成長。

說到這裡提供一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一年去日本參加Mikhail的seminar時,Mikhail教的練習和我之前去莫斯科總部時學的練習一模一樣,當時不只是我,就連主辦方的日本人也和我說可能會和參加的朋友交代不過去,因為那些練習都學過。但那次的seminar到中間我們就發現,以前我們對於那些練習的認識實在是粗淺到無知的地步。和之前莫斯科時一模一樣的動作、一模一樣的順序,但做起來和理解上感覺完全不一樣,這時才知道原來就算是同樣的動作,就算是以前做過很多次的練習,還是可以幫助我們了解更多的內容。真的應了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的話:心理上認定已經做過的練習就是會的想法只會對自己造成妨礙。

在這次經驗之後,不管我做怎樣的練習,我都把它當作是第一次做,也在這個過程中對於各種練習有了不同層次的理解,也更理解當年參加Emmanuel研習會(2012/2)時他和我說的話,他當時說你不要以為我們平常做的練習和你們做的練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做的一樣的練習,只是層次不一樣而已。

當時他畫的圖是下面這一張,當年我以為已經了解他的意思,今天回頭來再看這張圖時理解又不一樣,比當年又更深了一層。







Zaikvosky過往也一再的說,以前的練習就像是以前吃過的餐點一樣,不要拿現在吃的東西和以前吃過的東西比,那樣沒有意義。與其糾結於之前吃過的那餐和這餐配料一不一樣、火侯差在哪邊、、、,不如好好的享受眼前的這餐。之於練習也是一樣的,專注在現在的練習,由當前的練習得到成長,比起去糾結於和之前是不是一樣的練習的問題要重要上許多。

我可以負責任的這樣說,就算是外型看起來一模一樣的練習,你能得到的絕對都會不同!!所以,練習時就好好練習,不要去想以前,也不用去想以後,就專注在練習場上練習的東西。這點其實很簡單做到,我們的練習場上只要不亂想都會覺得時間過很快,因為專注的關係。所有在練習場上發生的事情就讓他留在練習場,有不懂的沒有關係,下次練習時再把它解決掉,不要回家去也糾結在上頭。

這就是西斯特瑪,不要執著、不斷成長。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小教室-internal work的基本學習方法



對於初學者來說,不能用力學、結構去思考或是解析的internal work學習方式,往往讓一些緊緊抓著招式不放,試圖用力學解釋一切的朋友茫然不知所措,其實,這都只是想太多的慣性思維所導致的。

今天就來談談如何更好的理解internal work,先從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puch up來進行解說:西斯特瑪在進行puch up時,總是強調我們不是用手將身體撐起,而是將地面推出。更進一步的internal work的練法,則是在puch up的準備姿勢時(棒式),「感覺」兩手下方的各二十公分見方面積的地板,再將這兩塊兩手下方的地板「推」出去。接下來,同樣是準備姿勢,但這次去「感覺」兩個手下面壓著的一公尺見方的地板,再將這地板推出去。最後我們在準備姿勢下,「感覺」整個空間內的地板,以及上面所有的東西,再將整個地板還有上面的東西都推出去。

重點來了,以上的不同練習有不同的感覺嗎?

如果沒有,我們還可以加上拉單槓的練習:先用普通拉單槓的方式把自己的身體拉上槓;接下來我們不把身體往上拉,而是把單槓「拉下來」的方式讓身體上槓。能感受到不一樣嗎?

前面的練習都只是用不同的描述方式做外觀看起來差不多的動作:push up或是拉單槓,但是隨著腦海中對於動作理解的不同,進行動作時的用力大小以及效果會很不一樣。如果能認識到這一點,基本上對於internal work已經有初步的了解了。

可以這樣說,internal work是在面對外界衝擊時所使用的內部調適策略。

傳統武術其實有很多類似這方面的練習,但如果不明白這些說法都只是在幫助練習者使用自己身體的「便宜」或是「比喻」說法,這些練習就會變成要去想像氣這類虛無縹渺的東西,或是子午相對、一卦三山的口訣化以及秘訣化的東西。

這些都只是幫助練習者運用身體的「權」說。他不是真理,更重要的是當你可以熟練的做到後,你必須丟掉對這種身體運用方法的執著,不然你將會被這種運用方法所束縛。

所以西斯特瑪在練習時往往強調不要用同一種應對方式處理外在的威脅,而是去發掘自己的各種可能性。而在發掘的過程當中,嚴格的遵循「用力少」、「動作小」以及「效果大」的準則。

也因為internal work是關於內在的調適,往往很難在外在看到使用者做了什麼事,而只能從對手身上大概猜到使用者做了怎樣的控制,這也是為何Mikhail 一再強調interinal work沒有辦法經過觀察而習得,它一定要經過親身體驗才會知道那是什麼,更進一步說,是知道那是怎麼一個「感覺」。

對於身體素質高,悟性又高的人來說,他們不用internal work也可以做出來同樣的效果,理由很簡單:人家是天才,又肯下功夫。一般資質的有好的老師每天耳提面命的教導,多花點時間應該也可以做到。但internal work可以幫助我們這種人少花點時間就能得到這些以前需要身傳口授數十年才可以掌握的東西。

在初階開始internal work的練習時,往往都是進行練習對象放鬆,讓練習者比較好練習控制的練習。當能掌握internal work的基本後,練習對象就可以做一些抵抗,讓練習者在不好控制的情況下,同樣做到控制。更進階就是在一般的練習當中直接應用internal work,而達到不著痕跡的程度。

具體如何做到呢?首先是要能覺知到tension的傳遞:在自己身上以及在對手的身上,接下來是感受控制tension流動時的覺知,最後則是應用這個覺知。

以一個簡單的練習為例:

  1. 甲(黃色衣服)乙(藍色衣服)兩人相對坐在對方的側邊,乙以手掌推甲的胸口。
  2. 甲感受到乙推自己的力量,同時「感覺」自己身上因為乙推的動作而產生的tension。
  3. 甲將自己身上因為乙推的動作而產生的tension放鬆,並將乙「推入」自己身上的力量「放」在被推處的「皮表」(不讓力量進入自己身體內,將力量放在「外面」)。
  4. 利用上面動作在「皮表」上產生的「連結」,讓乙將自己推倒。

 

上面所說的「將力量放在自己外面」,這是一個幫助練習者運用身體的一個比喻說法,練習者在會做internal work的指導員身上感受被作的感覺後,反覆嘗試「把力量放在自己外面」後,會摸索到一種省力而效果大動作小的方式,這是internal work的基本學習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