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基礎與進階 正體中文版電子書 開放免費下載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基礎與進階 正體中文版電子書 PDF版本開放下載

本書為繁體版之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專書,除包括基礎及進階練習外,對於目前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教授之internal work也有許多介紹。


簡體中文版及其他電子書格式(epub、mobi、、、)可由smashwords網站付費取得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小教室ーinternal work看不懂、想不明白、不知道怎麼練….




沒有關係!!


intenal work本來就不是可以看看就會懂,或是想想就能明白的東西。但是在練習中看著去模仿或是想著怎樣能做到,還是有些幫助的-至少可以用external work的方式得到動作比較小、花的力氣比較少以及效果比較大的結果。


這一樣是進步,不用因為做不出來而去懷疑自己。比起不會但是裝會來說,要好的太多太多。誠實是面對自己的態度,不用因為誠實而覺得難過。


有時同樣的練習,發現自己對某些人可以做的出來,但是對有些其他人就做不出來;這也不是大問題。人本來就是各種各樣,所以在西斯特瑪課堂上會讓練習者和不同人去做對練,這是要讓練習者在各種不同的狀況下,能找到一個「異中求同」的東西。


這個學習過程和external work是一樣的,只是需要更多的感覺。external的練習一樣會發生對某些人可以,對某些人不行的情境。這當然需要做些分析來讓自己了解問題所在,才能制定策略如何進步。檢視的重點很簡單,看看「連結」以及「控制」有沒有被做到做好而已。只是對於不了解internal work的人來說,只能用external的方式去檢視:這邊我們指的是以力學的角度進行檢視;從角度、方位、、、等可以從外觀上看出來的部分來作分析。


有一個很基礎的練習應該可以幫助朋友們對這個議題有更深的了解:



  1. 甲與乙相對站立,甲以左手抓住乙的手腕(如圖),甲先做一點點扭轉來感覺乙手腕上的tension
  2.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手腕走到手肘(外在可看到乙的身形為適應此tension而會有所改變,下同)
  3.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手肘走到肩
  4.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肩到腰、到膝、到踝、最後到地面。此時乙應會因此tension之到達不同部位而往地面接近,最後倒下。
  5. 對上面的機制了解清楚後,可以在1的動作瞬間,直接將tension連至地面,做到對乙的take down。
這個練習對於西斯特瑪的練習者而言大概是熟到不能再熟的練習了。而當一般練習者在這個練習中做不到時,一般就是從連結:抓的位置,以及控制:對tension的掌握,去做檢視。可以很直觀的看到哪邊出了差錯,使的效果出不來。隨著練習的熟練度增加,這個動作會變得愈來愈小,力氣也會愈花愈少,效果當然也是愈來愈好。
 external 示意



那internal work在這邊的角色呢?
同樣的練習用internal work來做是這樣的:
  1. 甲與乙同上個練習一樣相對站立,甲以左手抓住乙的手腕(如同上個練習的圖)
  2. 甲需感覺如何透過抓住乙手腕的這個連結,不用力的去控制乙的身體,往自己想要乙動的方向去動。
  3. 一樣的是甲可以透過連結,讓控制的方向在乙的身上不同的部位產生作用,但這個作用不是外觀上乙的身體變形,而是乙的身體是否能被移動或是乙自己對甲的連結直觀的覺受。
  4. 如果甲進行順利的話,應該可以讓乙被take down至地面。
在這邊如果甲進行不順利的話,該如何檢視問題所在呢?
解答的方式各人各樣,不過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最好的解答是:「誠意不夠」。
所以解決方法也很簡單,誠意拿出來就好了。

internal示意


這其實和追男女朋友很像,你覺得我做了這麼多了,為什麼人家還是不心動?重點只有一個,就誠意不夠而已。有誠意的話做一點就夠了,沒誠意你做再多也沒有用。


有懂嗎?不懂很正常,這就是internal work:作得出來的話,怎麼說都是對的。作不出來,講的天花亂墜也沒有意義。


不知道怎麼拿出誠意?這問題要問你自己,我沒有辦法回答。我只能給你看我拿出誠意的樣子。你照著作,也許可以做到,也許作不到。


作得到很好,作不到也不會怎樣,但是一樣都可以進步,只是方向上不太一樣而已。


重點是有進步。


internal work並不是對external work的否定,如同過去我們說的,要讓internal變大,讓它包起external,由internal帶動external。上面說的練習,最後要讓internal來帶動external,從外觀上只會看到甲好像不怎麼費力就把乙放倒到地面。


上面描述的練習還有相反的練法:乙被甲扭轉時,去感覺tension如何進入自己身體,並將這個tension還給甲,用同樣對tension的覺知,就能利用這個覺知將甲放倒至地面。同樣,這是external的練法。internal的練法只要感覺甲用力的源頭,並且把連結上的控制連到甲的出力源頭,就可以控制甲的體勢。這邊常見的把external當做internal在做的錯誤,就是以為乙循著甲的力量方向「還」回去就好。這種作法就是上頭說的external的作法,所以當乙這樣做的時候,甲會覺得有力量回來,而且這個力量不好反抗。
但是internal的作法不是這樣做,而且甲會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自己的體勢被改變了,重點是甲不會感受到乙對自己的力量作反抗或是其他方向上的控制
這才是internal work。


看不懂沒有關係,親身體驗就知道了。親身體驗了還是不會,沒關係,多試幾次就好了。試了很多次還是沒用,那就是誠意不夠的問題了。但是隨著練習量的增加,不管能不能做到你心中的internal  work,你還是有進步的。


所以,不要擔心看不看的懂,想不想的明白,作不作得到。


沒有關係,有進步就好!!


而且一定會有進步。只是如果你誠意多一點,進步會更多。

還有,要誠實。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2017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莫斯科總部研習團感想



首先,這一次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研習團的出訪必須要感謝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的營運總監Sandra,如果沒有她的規劃以及所有的聯繫協調,這次的研習團是無法如此順利以及成功的。五月底出發的這個訪問團的事前準備工作大概在今年二月底時開始,機票、旅行社報價、邀請函、簽證、與總部的聯繫、、、等等等的辛苦工作都由她扛下,而且無償,只能說除了謝謝還是謝謝。

Sandra從一開始就定調這次的西斯特瑪總部研習團必須兼顧訓練以及旅遊,所以參加的成員除了有被總部操到之外,該玩該看該吃該買的也都玩到看到吃到買到了。
玩的吃的買的看的在這邊就不多說,主要說一下在總部被操的部份。由於我們旅館和總部還算近,走路大概可以在二十分鐘之內走到,所以去總部練習都是用徒步的方式。

總部目前的課表如下:

Monday 10.00 to 12.00 ,  19.00 to 21.00
Tuesday 10.00 to 12.00 19.00 to 21.00
Wednesday 10.00 to 12.00,19.00 to 21.00
Thursday 10.00 to 12.00 19.00 to 21.00
Friday 10.00 to 12.00 19.00 to 21.00 ,  21.00 to 23.00
Saturday 10.00 to 12.00 , 12.00 to 14.00

星期一到星期五上午以及星期一四晚上的課由Vladimir Zaikvosky帶,星期三晚上課是大沙夏,星期五晚上則是Artem帶。一般的課都是兩小時一堂。
我們這一團是星期一晚上到的,當天晚上在機場旁邊的餐廳吃了飯之後就拉車到旅館去調時差(睡覺)去了。由於要兼顧訓練以及旅遊之間的平衡,我們這一團星期二也拉車出去玩了一天,直到星期三的早上才去總部讓Vladimir操,當天下午及晚上還是出去玩。星期四一樣是早上去訓練,下午和晚上出去玩。星期五則是早晚兩場訓練,星期六和星期天則是這次成團的重點:總部由Mikhail帶領的的月例研習會。

一般課由於人數不是那樣多,我們這一團進來後基本上和private lesson沒有什麼差別,另外因為帶課的總部指導員知道我們這樣來一趟不容易,所以都很鼓勵我們問問題,而且會針對我們想要學的東西進行指導。總部的指導員中,Vladimir Zaikvosky因為今年四月在台北舉辦由他帶領的研習會所以大家都很熟悉,另一位星期五晚上擔任指導的Artem Usov就不是那麼多人知道了。



 雖然以前也有和他見過,也受過他的指導,但都不像這次那樣的令人震撼。只能說這個人真的是太強了,除了可以做到精細的控制、拳頭重到誇張外,動作輕而精準,就算是動作慢一樣看不到他的動作。星期五晚上被他操了三個多小時,最後依依不捨的才放我們回旅館,當天回到旅館已經晚上十一點多,想到第二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只好隨便梳洗一下就睡了。

星期六日兩天是總部的研習會,雖說是由Mikhail所主持,但這也和每年九月總部的集訓營一樣,每個主題會由Mikahil指派的指導員進行帶領,而在練習的進行中Mikhail會看現場的狀況決定是否進行講解或是示範。就內容來說總部這種每月一次(如果Mikhail沒有去其他國家的話都會舉行)的研習會不會比每年九月的總部年度研習營來的豐富,但是因為參加的人數沒有那樣的多(總部年度研習會的人數大概會有一百多人,多的時候可以快兩百人。這種每月招開的研習會人數大概一般二十多人,但這次不知道是主題的關係還是怎樣,有快四十人左右的規模),有很多的機會可以直接摸到Mikhail之外,而其他的總部指導員也很樂意讓你試手試到手軟腳軟為止。兩天下來,對於internal work拿到整體的感覺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也對如何帶出internal form有了更多的自信。
研習會第一天合影:

這次總部的月例研習會上大概是幾個總部指導員出來帶:
Lev Ivanov:他帶的主題是如何不讓tension進入自己身體,進而還到對方的身上,進而控制對方。
Daniil Ryabko:這是大家都很熟的,SYSTMEA創始人Mikhail Ryabko的兒子,已經來台灣進行過四次指導,去年秋天剛有了第一個兒子,名字是瓦西里。他這幾天才剛結束在日本近兩個星期的訪問指導。順便一提,星期五晚上在總部訓練時他把太太兒子帶來總部見我們,順便還拿自己兒子秀了一段傳統哥薩克訓練小朋友的功法。Daniil帶的主題和他這次在日本指導的東西差不多。

Alexander Andreichenkov:也就是大沙夏,他帶領的是部分主要是如何完全不和對方對抗並控制對方。由完全閉眼、接觸後睜眼及完全睜眼的方式進行各種練習。
Vladimir Zaikvosky:他帶的主題是關於透過給對手動機而控制對手。練習時是一人以手持刀,另一人則企圖拿取對手的刀。持刀人以刀的位置引起對方的意念,進而控制對方的動作。對於意念的控制是個很棒的練習。
Mikhail也有親自下來帶一部分關於刀、槍等的奪取或是控制的練習。也有示範單手持刀,讓五六個人去搶他手上刀的部分,只能說他的控制力實在是太誇張了。

研習會結束合影:

另外,這次的總部訓練有很多機會和Vladimir Zaikvosky練到,也聽他說了很多很棒的概念,在這邊想要和朋友們分享一下:
由於internal work是個很需要感覺的一種練習,一般人常常會問出”怎麼做(how)”這個字。Vladimir和我說”how” 這個字在課堂裡是被禁用的。主要原因是這會抹殺掉所有的可能性。他強調Mikhail從不騙人也從不和他們說”怎麼做”,而是讓他們看到”該是如何”。另外他說到internal work的學習很像是你聽到一個旋律後可以用口哨吹或是哼出來,但是用文字或語言來描述則會變得很困難。


這次研習會當中西斯特瑪台北道場也由Mikhail認證了幾位新的指導員以及準指導員:
高主強醫生由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推薦並經Mikhail認證,由準指導員升級指導員。
 本來不想拿認證的姚政宏,還是妥協的由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推薦並經Mikhail認證拿了準指導員資格。
黃國恩醫生,由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推薦並經Mikhail認證得到準指導員資格。

 其他的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有指導員資格成員也都順利更新了指導員資格。

最後再向大家報告一個好消息,明年(2018)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的年度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已經決定再次邀請Vlaidmir Zaikvosky作為我們的客席指導員,請各位期待。



x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小教室ーinternal form


今年四月份的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總部指導員年度研習會中,第二天Vladimir Zaikovsky在解說時用了一個字:internal form,但是並沒有對這個字多做說明,只是圍繞著這個字作了一些練習。

這個主題其實非常的重要,但是要理解它並不是那麼的容易,也由於這個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翻譯比較好,所以只好藉著解說當天的練習內容,看看是不是可以幫助練習者們對這個主題有多一點的認識。

不過在進行解說前,請朋友們記住Vladimir Zaikovsky一直強調的事情:不要太注重在文字的定義上。

進入正題。如果朋友們還記得我們在本次研習會心得文中提到過的:將internal變大包起external的這個說法,internal form基本上和這個東西有關。

這次研習會第二天一開始的跑步就是讓學員們感覺internal form的練習:去找到自己走路和跑步之間的分界線,嘗試著如何讓這個分界線消失。我們在由走路變成跑步時,往往會有一個變換的過程,身體動作幅度變大、腳變用力、、、等等等等的事情會發生,在這個練習中必須去找到如何”平順”的在這兩種運動狀態間切換,如果可以找到,那麼恭喜您對於internal form的體驗已經有譜了。

接下來用這個找到的internal form上下跳動身體,找到感覺後邊跳邊用strike擊打練習對手。這時的strike不是用肌力而是用internal form。如果只是用肌力跳動或是用肌力作strike,會發現到兩個動作間可能相加可能相減,當能正確使用internal form時感覺將完全不一樣。

Vladimir Zaikovosky在這些練習之後也有示範讓別人抓住自己的一根指頭,而用internal form控制對手的動作。他提到若是不用internal form的話,他不可能用被抓的一根指頭控制對手。

這些練習在肉體上其實不會怎麼費力,但是對於腦袋卻是很大的負荷。這也是練internal work很好玩的一點,肉體好像不累,但是心很累,最後就是全部都累。但掌握到internal form的好處是可以花很少的力氣而達到很大的效果。

最近我們的練習會加強在internal form的練習上頭。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西斯特瑪台北道場2017年總部指導員年度研習會心得 Systema Seminar by Vladimir Zaikovsky 2017, 4/15,16, Taipei, Taiwan.



兩天的研討會結束了,首先要感謝的是總部的指導員Vladimir Zaikovsoky的細心教導:他除了將internal work的概念以不同的方式向學員們展示之外,也不厭其煩的下場讓學員們可以用身體來感覺internal work的細膩,看到在研習會結束後在場邊累到直接躺在地上睡倒的他的身影,真的是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另外也要感謝日本西斯特瑪大阪SYSTEMA OSAKA的首席指導員大西亮一的參與,因為他的幫助所以我們可以順利的有這次的研習會。也感謝來自台灣、日本、新加坡、香港、大陸及美國的同好共襄勝舉。尤其是海外的參加者,額外的機票和住宿費用也擋不住他們的熱情,真的是太感動了。
研習會的主題是”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在和Vladimir討論這次研習會主要想要針對什麼題目進行時,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想要知道如何對internal work有一個更好的認識以及體驗,所以用了這個主題。


Vladimir在研習會的一開始提到了關於internal work在控制時很重要的一個概念:光是放鬆沒有用處。以被擒拿關節為例,被擒拿時如果只是放鬆,那麼對手只會一直變化他的結構來持續的追擊,這樣的情況下狀況無法解決。所以與其注意自己身體上的變化(鬆),不如集中精神在對方的變化上,這也是internal work較為難以了解的部份:internal其實在於external。


另外一般人會想像internal只在裡面,external只在外面。但是我們真正的目標是要將internal變大,並大到可以帶動external。Vladimir用水在身體裡解釋這件事情,如果我們只有external,那我們只是一個帶著水走路的水桶,但是如果我們能夠給身體裡的水一個方向,那這個水就可以帶動我們的身體,這就是internal 帶動external的概念。研習會中用跑步以及跳動等的練習讓學員們體會其中的感覺。

此外,很多人會執著於”如何做”、”怎麼作”:例如腳站的角度要怎樣、重心該如何配置、拳頭打的位置要在哪邊、意念要怎麼放、腦袋裡要想什麼、、、,這些東西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作什麼?” 當知道要作什麼之後,身體自然而然的會去做。當執著於怎麼作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會被限制住,這也是internal work裏的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動機也很重要,很多人在問要如何才可以練好。Vladimir的回答是:你想要這樣的原因是什麼?這個問題其實有他更深層的意義在,也就是說這問題的答案並不是”我想要變強”或是”我想要變更好”之類有點淺的回答。若能找到真正的原因,那麼你自然會去找到方法來達成,也就是說這個過程不是向外追尋,而是要向內找的。所有的現象像是一株株的植物一般,雖然看起來很多,但一定能找到一個根源,也就是最初的種子。而我們要作的是讓種子發芽,並呵護他長大。但Vladimir提到指導員的責任以及角色不是給種子,而是給土壤,真正的種子在學員自己的身上。種子沒有辦法由指導員來給予,但是指導員可以讓種子有適合的土壤讓他發芽成長茁壯。當真正的理由找到後,道路也就可以確定了。


真誠是iternal work的另一個重點。在練習時必須能夠拿出真誠,在拳頭上將真誠灌注上去,這樣的拳頭才能觸擊到真正的對方。所謂的對方可以分成”他的身體”和”他”這兩個部分。這有點像是你面對一台戰車時你是在打戰車還是打裡面的人。如果你只打戰車,那怕將戰車全部打爛,裡面的人還是會和你拼命。但是如果打的是裡面的人,就算不破壞戰車,也能直接將狀況結束。當然其他選項還包括打戰車也打裡面的人。這時拳頭的速度和力量大小不是重點,而是取決於你要怎樣的效果。


關於被打的這件事情,Vladimir先示範的一般人被打時的作法:被打時藉由吐氣讓被打的部份自然的產生tension而來保護自己。但是internal的作法不是這樣,主要原因在於一般作法時,被打的一方是因為對方的打擊而開始反應,這代表說自己的反應取決於對方的打擊,這樣的狀態下打擊方很容易藉由讀取被打方的反應,而進一步的傷害被打方。internal的作法很簡單,就是讓自己不要因對方的打擊而反應,需注意到的是這不代表被打時選擇忽略對方的打擊,而是在被打前就開始進行控制,被對方接觸到時自己不隨對方起舞。


研習會的最後作的是free work,基本上是將兩天所有的練習內容作為總結的練習,練習時的速度不能太快,而被攻擊的一方速度最好可以比攻擊方更慢,這樣才能感受到對方及自己身體或是心理的各種變化。



這次的研習會內容雖然讓所有的參加者都大開眼界,也都收獲很大,甚至覺得內容深到無法一時完全掌握,需要花一些時間來消化,但Vladimir表示,這次研習會的內容就internal work來說僅能算是很簡單的基礎入門,後面還有更多的東西。所以在這邊我們希望同好們能努力的消化及精進,期待下次見到Vladimir時(希望可以是明年),大家都已經準備好可以了解他將帶給我們的更多驚喜。



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Double Trouble ~Power&Speed~ by Sergey Oz & Vladimir Zaikovsky, Osaka Japan, 2017.3.4&5 SYSTEMA研習會參加心得




Sergey Oz 和 Vladimir Zaikovsky是systema莫斯科總部的兩大高手,Sergey本人和SYSTEMA創始者的Mikhail在同一個部隊服務,在生活上兩人更是隔壁鄰居。他本人剛結束在多明尼加的一場和SYSTEMA另一位創始人Vladimir Vaslliev共同主持的研習會,他的實力和這些大師是同一等級的。Zaikovsky則是internal work的高手,而在日本,甚至練習者們私下將日本的西斯特瑪推廣歷程分成before Zaikovsky和after Zaikovsky兩個時期,可知他對日本的影響有多大。我本人也是在2011年參加Zaikovsky的研習會後才知道原來SYSTEMA有這樣子的表現。
上次參加Sergey的研習會是在2012年的東京,而上次見到Zaikovsky則是在2014年的莫斯科,當時在上完他的課後提出想請他到台灣的要求,他也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沒想到直到2017年才實現這個請到他來台灣的願望。
研習會的主題是Power & Speed,力量和速度。或許有些人會發生疑問:systema不是盡量不去強調力量和速度嗎?其實這邊的力量和速度,並不來自於肌肉等物理方面,而是來源於放鬆以及心態上的設定。

研習會的內容十分的高深,這也是在日本這樣的西斯特瑪先進國才能見到的事情,但是會場當中能真正了解到Sergey和Zaikovsky教學內容的人可能不會太多,大部分的人還是只能看到表面的東西。
研習會是以這兩人交錯講解的方式進行,在Sergey進行一項練習的講解以及大家完成練習後,Zaikovsky再進一步的演繹前一個練習的一些重要訣竅,這也是這兩位大師頭一次以這樣的方式進行,他們起初也很擔心這樣的效果如何,但最後看來大家都很滿意。
第一天的練習內容首先從放鬆開始,由手指開始蠕動,到帶動臂、肘、肩、上半身、下半身、脖子再到全身,由小動到大動,再回到小動,最後到外形不動而內在動。接下來是將拳頭內的空氣以握拳的方式稍稍擠出,開始帶動全身的關節放鬆。
接下來兩人以身體前傾倒地的方式解釋速度是由什麼來決定的。以兩點一線的方式練習出拳,重點在於讓對方的雷達不要對自己的動作產生反應。這樣的練習必須做到不只是快可以做到,要能慢出拳也可以把對方”抓”住,這其實是一個很難的課題。
主要的課題在於如何讓拮抗肌放鬆。
其他一些應用internal work的練習也有很多,但主要都環繞在如何不叫起對方的反應這上頭。Zaikovsky說了一個譬喻:就像是進到一個小寶寶在睡覺的房間,如何在不引起小寶寶的注意之下完成自己要進房間完成的事情。

這次研習會有個好玩的地方是用塑膠卡片進行的練習,如何在不引起對方的注意下拿走對方拿在手上的卡片,以及攻防,這些練習內容都會找時間在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的一般課程中分享出來。
很久沒有參加完一個研習會後有全身酸痛的感覺,這次兩天密集的訓練下來,收獲真的很大。

這次研習會可以學到這麼多要特別感謝主辦方西斯特瑪大阪的主持人大西亮一,他本人目前也受總部派遣到世界各地舉辦研習會,這次的研習會內容很深,很多地方是聽他講解後才恍然大悟。

最後,Zaikovsky本人表示他很期待來台灣的研習會,相信他會帶給我們更多大開眼界的東西。四月中的Zaikovsky研習會目前還有少量空額,有興趣的朋友請千萬不要錯過。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Systema Taipei西斯特瑪台北小教室-internal work中關於整體的概念


在西斯特瑪的練習當中,時常會聽到關於整體移動、或是拿到對方整體的叮嚀,但這個整體究竟該如何認識以及掌握呢?當然是透過練習去認識以及掌握,但關於”整體”的知見,還是有必要在這邊解釋一下。如同我們一直在強調西斯特瑪的一些特點:非速度、非力量以及非力學,所以”整體”這個事情,同樣的也請不要以力學的角度去分析:不是拿到對方的形心也不是重心,重點是拿到”整體”。因此,在練習當中,學員必須不斷的嘗試在任意的接觸點上,達到對人的控制。找形心或是重心沒有不好,不過對我們來說,那是屬於external work的練習法,internal work 的練習法,就只有強調”拿整體”這個概念而已。

同樣的,我們將同樣的練習,以external以及internal的方式各具體的介紹練習方法如下,希望可以幫助同好們對於internal work的”整體”這個概念可以多一點認識:

兩人練習:
external work的作法:
  1. A走向B,B在A快靠近自己時以三角形的概念避開A
  2. A在B避開自己後繼續直行約三至五步後回身,繼續往B走去
  3. B以同樣要領避開A
  4. 熟練後B在A走向自己時,以拳將A停於自己的身前。要注意不可用身體或是腳的力量,而只用肩到拳之間的手臂動作(或說是重量)將A停下。
  5. 熟練後,B可嘗試在將A停下之外,以拳將A推出(方向自由)。
  6. 以腳做同樣的事情。
internal work作法:
  1. 同上1及2
  2. B在A走向自己時建立connection,connection這個字一般稱為連結,但如果對於連結這樣的形容沒有感覺,也可以用”感應”這個字。但這個感應並不是超能力或是第六感那種感應,而是像面對牆壁時,感覺前方有個牆壁的感覺,說簡單點,就是”有東西”的那種直覺。
  3. B在以拳或是以掌停住A時,當拳或掌接觸A的身體(無論何處)時,要能感覺到對方的整個人,就像是以拳推牆時,可以感覺到整面牆,而不是只有拳推的那一點的牆,這邊是最重點的地方。
  4. 當可以掌握到這點時,停住A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將A推出,也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5. 如果手上可以掌握到這種關於整體的感覺,理論上全身都可以做到一樣的事情,這邊可以先用腳試看看做同樣的練習。

external 的練習可以講出很多的理論,因為大都可以用力學來解釋,所以在解釋上頭大概會圍繞如何小力勝大力,如果有效率。但是internal work的練習由於跳脫了力學,而著重於感覺,所以很多時候在解釋時對有較為哲學化的傾向。無論是那一種,說的再多比不上練習時可以做的出來,理論沒有太大的意義,只要能做出來,理論要怎麼說都可以。反過來說,理論講的天花亂墜,不行的還是不行。

這有點像是以前在電影裡看到的一幕:總統就一件事諮詢一個人的意見,總統在聽完那個人的意見後說:”你的回答就像是我以前碰過的一個鄉下老師,我問他地球究竟是平的還是圓的,他回問我想要聽那種?他兩種都可以教”。理論的東西不管怎樣都可以吹,但能做到就是能做到。intenal work也是這樣,有機會感覺到就去練出來,這種東西想要用理論去解析不是不行,只是沒有太大意義。
這次二月西斯特瑪台北道場不定期假日研討會會針對internal work做一些介紹,有興趣的朋友請不要錯過。這也是我們四月Zaikovsky研討會關於internal work的一個小摘要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