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2018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心得分享(2018 Vladimir Zaikvosky Seminar in Taipei)


這是Zaikovosky第二次來台灣,延續去年的主題: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今年的主題是: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 II,而明年的主題則預定為: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 III。

Zaikvosky在這次來台前有問過說這次台北想要學怎樣的內容。他提到最不好的是那種完全沒有明確要求,只是等著別人教東西的學習態度。這樣的學習態度教學者也不知道該從何教起,但如果能有個明確的方向的話,教學者就可以在這個方向上發揮,而學習者也可以得到更多。

Zaikvosky在四月來台前,二月時他和Surgey一起在日本指導了幾場研習會,小弟也去參加了大阪的那一場,當時就談到許多四月台北研習會想要學習的內容。四月初小弟去莫斯科總部學習Stick Conditioning,幾乎天天在總部碰到Zaikvosky,更是有時間就跑去問他問題。最後這次台北研習會的課題就變成除了延續去年台北研習會的內容外,再加上今年二月日本東京及大阪研習會的內容延續。當然這也使得這次的研習會內容變得很深,學員們大概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消化。
在時間上這次研習會的時間也比較長:除了原本兩天各六小時的研習會教學之外,這次在研習會的前和後一天的晚上各加開了一場特別課,第一天的特別課等於是個序幕,讓學員們對於這次研習會的主題直接用身體去感受,而最後一天的特別課等於是這次研習會的大總結,讓學員們可以把所有的內容以濃縮的方式重新的咀嚼一次。

這次研習會主要的內容在於如何讓身上的movement或是power持續的流動而沒有停滯。去年Zaikvosky教導了如何用internal form的概念來找到走和跑之間的那個界線,今年則是更強調「流暢」的那個感覺:只有油門而沒有煞車,也沒有上下起伏。這種跑法對於膝蓋的軟骨有刺激生長的效果,而這種身體的運用法,可以讓練習者做到如同鬼魅般的移動。這種移動不是那種充滿tension的快速移動,而是有種讓人沒有辦法抓到的那種飄忽不定的感覺。

有在動的狀態下感受movement的練習,也有在靜的狀態下感受movement的練習。Zaikvosky這次介紹了很多不同的練習動作:都是很吃力的那種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肌肉練習的那種練習。他不斷的強調那是呼吸的練習,當發現身體內有tension產生時,用吸氣,甚至用超過需要的量的吸氣去達到tension的部位,再用呼氣將這個tension平均分散到全身。從而去感受到體內的movement。如果作的對的話,可以在進行一些外型上看起來很吃力的動作時,很輕鬆的達到動作的要求。Zaikvosky給的概念是:tension像是石頭一樣的存在,而movement或是power則像是水,當水流經石頭時不然就是碰撞不然就是繞路,要不然就是把石頭沖到消失。如果可以在體內創造出一個沒有tension的環境,那麼movement或是power就可以自在的在體內流動。
而且不只是在自己的體內流動,也可以在別人身體上流動。

一開始的練習是和自己身上的tension作互動,也就是說問題在自己的身上。Zaikvosky很巧妙的帶領如何去了解當問題的源頭是外面時該如何的去作解決。概念基本上和處理自己身上問題時一樣:吸氣和呼氣。

不要用力也是這次研習會當中Zaikvosky一直在強調的關鍵字。要去用movement,而不是肉體的力量(physical effort)。做對的話,除了自己的身體會變輕之外,被接觸到的人也會像是重量很輕的一般被控制。但如果沒有這個,那就會變成是力量的拉扯。

這次研習會當中也對於控制這件事情他也做了些很高層次的教學。例如:找到人我之間的安全距離、如何沒有阻礙的進入對方的距離、如何拿掉對方的攻擊意圖...等。尤其是沒有阻礙的進入到對方距離這個部分,Zaikvosky在對小弟作這個示範時,那個瞬間小弟甚至會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因為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不可思議,這部分小弟就不多說了。

最後一天晚上的特別課Zaikvosky又問了想要學什麼。小弟想到這次研習會都沒有練到器械,所以問了是不是練下短刀或是棍。Zaikvosky回答說他其實很不喜歡教短刀,因為除了這會帶給學員很大的tension之外,常常會讓人以為那就是真實的「對刀」練習。如果學員都能了解這種使用刀的練習只是為了幫助發展sensitivity的話那就很好,不然那只會變成一種作秀,而且是會誤導學員的那種秀。相較之下他比較傾向於使用棍子的練習。棍子雖然一樣有危險,但它不像刀一般會給人很大的tension,也比較好傳達一些概念。所以最後一堂特別課程Zaikvosky就以棍子示範如何不給對方任何支撐而又控制對方。Zaikovsky也示範了在地面上被棍子壓制時,一個很好玩的東西,他把它稱為:super power。一開始小弟還以為Zaikvosky是在開玩笑,但他說他說的是真的。Zaikvosky躺在地上叫小弟拿棍子去壓制他,當棍子接觸他身上時,沒有感受到他繃緊肌肉用力抵抗,而是在棍子壓的部位下頭有個東西擋住小弟的力量,更確切的說是讓小弟沒有辦法用力,但是力量又不是回到小弟自己身上。Zaikvosky也示範了沒有power時力量會如何的通過他身體並且擠壓他,而後再示範有power時力量是如何的不進入他身體,而讓壓制的人感受到無力。雖然去年五月在莫斯科總部有學到這個技巧,但是在Zaikvosky身上看到的卻是層次高到讓小弟一開始不知道那是同一個東西。等送Zaikvosky上飛機後幾天小弟才想通那是什麼。

這次研習會一開始還有個小內幕:Zaikvosky從莫斯科飛往香港的班機延誤了四個小時才起飛,從香港飛台北的班機也晚了差不多一樣時間才起飛,本來下午一點半要抵達台灣的預定,硬是到當天晚上十點多才到台灣,到台北已經是十一點多,出去一起吃個飲茶後就讓他回去休息了。幸虧這次提早一天讓Zaikvosky來台灣,如果第二天就要開始研習會的話,Zaikvosky應該會瘋掉。

今年的研習會和去年一樣,海外的參加朋友很多,感謝日本、大陸、香港、新加坡、美國的同好前來共襄盛舉。也很感謝SYSTEMA OSAKA的大西亮一先生的友情參加。想想和他認識也超過十年了,十多年來從他那邊學到很多,現在內地的朋友對他也有些認識了,說不定下一次我們可以在大陸辦場Zaikvosky的研習會,然後大西、小弟以及西斯特瑪台北道場CEO可以一起陪同,那一定會很好玩。

最後想要感謝Mikhail,謝謝他願意把西斯特瑪公開,並分享給全世界有興趣的人。沒有他,這些都不可能發生。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SYSTEMA stick massage certificate 認證取得報告



練習西斯特瑪的人都知道西斯特瑪有一種很特殊的按摩,可以讓人功力大增,它一般的稱法是「stick massage」。在一些地方這被稱為「stick conditioning」(因為在某些國家使用massage這個字時需要有證照,為了適法問題所以改成這個名稱)。在莫斯科總部進行stick massage的房間門口貼的名稱是「Personal training for applied methodology “SYSTEMA”」,翻成中文則是「應用西斯特瑪方法之個人訓練」。











從這個名字可以知道,stick massage並不是一種醫療行為,嚴格說也不算是按摩,它其實是一種幫助受術者練習放鬆的一種練習方式。而且應用的方法是西斯特瑪。

西斯特瑪的練習基本內涵是從壓力當中學習認識自己,並從而找到自己的「舒適位置」。所以在練習時面對各種各樣的刺激時,練習者都必須以呼吸、放鬆、移動以及正直等西斯特瑪四大原則讓自己舒服。在此「刺激」也可以想像是一種「壓力」,如果再加上「原則」以及「自己」後可以成為一個三角形的關係,這個三角形可以貫串所有的西斯特瑪練習,也可以應用到一個人所會面對的所有的情境。

在進行stick massge時,受術者要和施術者一起合作,發現自己身上的tension並且去除。也因為這是西斯特瑪方法的應用,受術者作的事情和一般在練習西斯特瑪時作的事情差不多,就是前面所提的西斯特瑪四大原則。應用這四大原則去面對進行stick massage時因痛及恐懼而產生的tension(緊張),並且除去tension。




許多人對於stick massage的印象停留在「疼痛」當中,那是因為早期公開的方法是以軍隊當中的菁英為主要對象的關係:由於在戰場上沒有太多的時間,而這些人因為本身素質也較一般人為高的緣故,所以可以進行強度較高的stick massage,收效當然也比較好。講白了就是這些吃重鹹的沒有辦法用一般的方式去掉身上埋藏的tension,所以必須用強力的方式幫他們進行stick massge。但就像是現在的西斯特瑪練習有著external work以及internal work之間的關係,stick massage是西斯特瑪的一環,當然也有external work和internal work之間的關係。過去那種極為強力的作法是較為external的作法:受術者身上的深層tension必須由施術者使用極大的力量,受術者在這樣的力量下配合呼吸來除去身上的tension。就像是西斯特瑪當中所有的動作都是由internal帶動external一般,如果可以掌握這一點,stick massage也可以用較為不痛苦的方式進行,這是近年來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在Mikhail的允許下開始公開的方法。但這種方法對於施術者的西斯特瑪修為程度極為要求,對於internal work沒有一定的了解,往往只能學到招式外型,而無法得到真正的內涵。

在西斯特瑪中認為,人身上的tension來源於過去的情緒或是舊傷,也就是心與身的問題在積累後會以tension的方式存在一個人的身上。將身上這些負面因子去除後人會變得有活力,也能面對更多的挑戰。在處理上主要是針對身上的肌肉以及韌帶等會積累tension的地方,用不同尺寸的木棒、哥薩克長鞭(nagaika)、短鞭(volchatka)、帢西克馬刀(shashka)等工具或是直接用手、腳或身體其他部位以搓揉、拍打、點按等方式幫助受術者放鬆並除去這些temnsion。在施術過程中受術者有可能因為tension解放時和情緒產生連結而大哭、大叫,或是有其他的一些反應,這時只要記得放鬆以及呼吸就可以了。tension釋放過後就會知道這都是值得的,但也請了解,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是同樣的反應




在做完stick massage後身上可能會有一些紅腫或是瘀青、甚至有小傷口的發生,但基本上注意衛生及保養幾天後就會痊癒。而在這個痊癒的過程中受術者可能會經歷一些神奇的體驗,這方面就留著讓看倌自己去發現,這邊就不多說了。

如果有朋友對於stick massage有興趣想要學習的,歡迎前去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學習,學費是3000歐元(價格可能更動,以總部實際價格為準),聽起來好像很貴,但比起所能得到的知識那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無法比較。而且這個學程對於西斯特瑪的練習也有很大的幫助,目前有愈來愈多的人去總部學習這項技藝。學習的時間不一定,有人待了三個月拿到資格,有人來回莫斯科很多趟拿到資格,也聽說有人幾個星期就拿到資格,那是因為總部的人會看學員的程度如何來評斷是否給予資格。這個資格也不是終身有用,就像是西斯特瑪指導員資格一樣需要每年更新。stick massage也是每年都必須回總部研習讓總部看到自己的程度才能持續有這個認證。順便一提,研修最後必須在Mikhail身上作一次讓他確認是否夠格拿到stick massage的認證。






作為西斯特瑪練練習的一環,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也將提供學員stick massage的服務,希望可以讓道場學員進步更多,也可以讓更多的人得到stick massage的益處。

下面是得到stick massage認證資格後與Mikhail的合照。

下面照片是在總部每天對筆者一對一教學的Alexey Chushko,感謝他每天從早到晚一對一的教學,並且在學習的每一段落都以親身試驗的方式檢查我做的對不對,有疑問也直接馬上在筆者身上說明。目前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的大總管由他擔任,除了負責stick massage之外,小朋友的課也是由他在教,所有上課的費用也是由他負責收取。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Practical self-defense cases” by Sergey Oz & Vladimir Zaikovsky in Osaka, 2018.2.10&11研習會心得




























去年也到大阪參加了這兩位的研習會,今年的時間提早到二月,雖然很冷,但是還是打起精神去參加了這次研習會,最後只能說這個決定真的是太對了。


一開始看到研習會的主題是”Practical self-defense cases”,還在想說這主題會不會有點俗,但事實上透過了這次的研習會幫我們這些西斯特瑪的練習者了解到如何將實際的狀況反應在練習時的心態,這也將使得練習的質可以提高。


兩天的研習會下來,發現這次的重點大概在於:
  1. 動作的連續
  2. 身體的自主移動
  3. 身體位置的決定:對自己有利,對對方不利
  4. 實際狀況的應對


第一天的練習從熱身開始,吸氣時從身體的末端緊張上去,吐氣時從上面放鬆到下面,手、腳、背部、肚子等部分都做。站著、躺著、走著都也都做。


接下來就是好玩的主題部份了,我把下面這個叫做老鷹抓小雞。


怎麼這麼說呢?基本上這個練習就是一個人追另外一個人,被追的人練習如何讓對方追不到自己,Zaikvosky強調發生這種被追著攻擊時,距離要拉到二到三十公尺才算是安全範圍。在被追時適時的利用自己和對方的連結進行躲避。


跑步時也不是只是跑而已,關於這一點,Zaikvosky在去年台北研習會時有教過用internal form跑步的方法,被追時就是這個的應用。要點在於不是用腳用力跑,而是用internal form給方向,讓身體在跑時變得輕鬆,這也使得腳及膝蓋的負擔較低。


除了被追之外,對方在自己面前衝過來時也可以用嚇對方或是分散對方注意力的方式為自己找到逃脫的空隙。


兩人練習,兩人面對面距離大約三至四公尺,一人緩慢的向另一人慢慢靠近,另一人覺察這個靠近的動作移動並保持距離。靠近的那個人決定要攻擊的時機:也就是要衝向另一人時,被攻擊的人以各種方式逃跑:突然下蹲、假裝拿東西丟對方、讓對方以為自己要往某方向跑,但其實自己是往另一方向跑。有一個比較難的,是直接往對方衝過來方向的反方向跑。


將對手的力量放在外面:
兩人練習,一人用力的用手去推對方,被推的人要感知對方的力量方向,不讓對方的力量指入自己的身體,在此同時控制對方。接下來是對多人同樣的練習,以及躺在地面上做這個練習。


Psychic的使用:要讓對方感覺到這個動作會被做完全,所以先要自己確認自己的動作能不能做到控制對方,可以後就可讓對方感受到那個威脅。


背後被偷襲時的應對:
要知道或預測背後發生什麼事情很困難,所以在練習時盡量去模擬各種不同的狀態。重點在於保持移動,並在發生狀況時用很小的動作控制場面。Sergey的示範很具爆發力,這點要請各位看官觀看這次研習會的影片才能知道。這次的研習會影片可能會以網路下載的方式販賣,這樣的話應該製作會比之前要花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來的短。


第二天:


熱身:一個人站著,另外一個人繞著這個人打轉:正面、加轉圈、用手或者腳帶身體轉--整體
一人站著另外一個人走過去,站著的人等對方走過來後避開:重點在於不能太早避開,要在對方身體因為慣量而不好移動時避開。
全部的人在場分兩團,以不同的方向走路,跑步,並避開從對面來的人。走之後用跑的。跑之後衝的


搭對方肩膀,並持刀往對方身上猛刺。Zaikovosky強調這並不是刀的練習,而是幫助練習者知道如何移動身體。所以被刺到沒有關係,重點因為會痛,所以被刺的人在被刺幾次後會自己拼命的動身體,讓身體不被刀刺到。


一人模擬汽車或是機車往另一人衝去,被衝的人以各種方式躲避:往地上滾、往旁邊讓開。重點在於不要思考。Sergey說這個練習幫他很多次在戰場上救了他的命。順便一提Sergey是現役軍人,當初他仰慕Mikhail的身手,所以申請調到Mikhail的單位就近向Mikhail學習,甚至連房子都買在Mikhail家隔壁。


讓對方拿不到刀的練習:這個和去年五月的莫斯科研習會上教的東西一樣。


讓對方的刀割自己的手掌或是指頭,控制對方的練習:這個也和去年五月的莫斯科研習會上教的東西一樣。不過場合不同,看到的感覺不一樣。


對方拿刀用力刺進來,練習人的將刀擋在外面,和前一天將力量放在外面的練習類似。


對刀練習:
Sergey說真正持刀攻擊的人在攻擊時大概會有幾種模式:身體躲遠而用刀一直刺、持刀衝進來、高舉刀衝過來、身體躲遠而用刀威嚇並伺機刺或砍或劈。 去年這個練習我們是用卡片做的,今年面對持刀,Sergey及Zaikovosky說這對精度的要求更高。
練習先推對方手開始,能掌握精度後用打的,熟練後持刀刺的人做連續動作。
排隊刺練習:五個人持刀排成一列,一個一個往前面的練習者衝去,練習者練習如何處理。重點在於要在一個動作內䖏理、要一次感覺所有的人、要有連續的感覺。這個感覺可以應用到其他所有的練習。


對方拿刀直衝過來時:打到對方趴下為止。這個練習很粗暴,但是碰到狀況時必須要這樣做。


奪刀:各種姿勢,靜態及動態。


最後的圓圈討論時間時,Zaikvosky提到練習上沒有什麼秘笈這種事,就像功夫熊貓電影第一集中的一樣,最高的秘笈要最高的高手才能拿到。但重點在於成為高手的過程才是整件事情的重點,也所以熊貓拿到秘笈後發現上面什麼都沒有寫。 Zaikvosky說這個電影的製作團隊中有人認識Mikhail,所以有參考到Mikhail的想法以及動作。


最後,Zaikvosky四月下旬在台北的研習會,基本上會延續他一貫的幽默並且帶有哲學的指導方式,在內容上更是值得各位期待,請各位踴躍報名參加這次的研習會。去年來參加的國家除了台灣,有大陸、香港、新加坡、美國及日本的同好。也請各位不要放掉可以和其他國家西斯特瑪愛好者交流的機會。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2018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年度總部指導員研習會

2018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年度總部指導員研習會訂於2018年4月21及22兩日舉行。這次來的莫斯科總部指導員是今年四月來過台灣的Vladimir Zaikovsky,相信參加過的朋友都感受到他對於internal work的理解以及指導是如何的令人讚嘆,研習會的詳細內容將陸續公布,先請大家把那兩天空下來,一起來參加台灣的西斯特瑪年度盛事。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小教室-關於呼吸的層次



只要是西斯特瑪的練習者都知道呼吸在西斯特瑪當中的重要性,這邊想要就這個主題再作一點說明。

我們以下圖這個控制的練習來作為說明,練習的內容是:左方的人以手抓右方的人手腕,右方的人在不脫開左方人抓住自己手的前提下,控制左方人的身體並進而讓對方蹲下或改變身形(可能的話作take down也可以)。

external work的作法是直接以被抓時的tension對左方的關節循序的進行控制,但這種方式會讓對方感覺到力量及反抗;internal work的作法則是直接從被抓的地方去做「連結」,隨之控制對方身體的其他部分,而進一步的影響對方的身形。由於internal work不是那樣容易的被做到,作為external以及internal的過渡,可以使用呼吸作為感知控制的工具。

具體做法是:想像呼吸如同液體在連通管中一般的可以在自己及對方的身體間流動,右方在被抓時由腳底開始吸氣至肩(如同圖上的紅線部份),在吐氣時則由肩而肘而手傳遞至對方的腳底(如同圖上的藍線部份),如果進行順利的話,對方應該會被控制而改變身形。

應用呼吸進行的技術大致上都和上述所提的差不多,但西斯特瑪的練習者應該了解到這只是一個應用呼吸去幫助練習者感受「連結」以及「控制」的一個不得已而為之的方法。所以請記得不要執著於這樣的應用方式。

西斯特瑪練習者一開始學習西斯特瑪時的鼻吸口呼的呼吸也是一樣,在程度可以進入第二種呼吸時,再也不是第一種呼吸的呼吸帶動動作,而是由動作帶動呼吸。但第二種呼吸並不是對第一種呼吸的否定,只是次第上的差異而已。

在實際應用時,由動作帶領的呼吸將會使人有更多的自由度,並會帶來力量,這也是為何第二種呼吸又被稱為power breathing的緣故。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基礎與進階 正體中文版電子書 開放免費下載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基礎與進階 正體中文版電子書 PDF版本開放下載

本書為繁體版之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專書,除包括基礎及進階練習外,對於目前西斯特瑪莫斯科總部教授之internal work也有許多介紹。


簡體中文版及其他電子書格式(epub、mobi、、、)可由smashwords網站付費取得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小教室ーinternal work看不懂、想不明白、不知道怎麼練….




沒有關係!!


intenal work本來就不是可以看看就會懂,或是想想就能明白的東西。但是在練習中看著去模仿或是想著怎樣能做到,還是有些幫助的-至少可以用external work的方式得到動作比較小、花的力氣比較少以及效果比較大的結果。


這一樣是進步,不用因為做不出來而去懷疑自己。比起不會但是裝會來說,要好的太多太多。誠實是面對自己的態度,不用因為誠實而覺得難過。


有時同樣的練習,發現自己對某些人可以做的出來,但是對有些其他人就做不出來;這也不是大問題。人本來就是各種各樣,所以在西斯特瑪課堂上會讓練習者和不同人去做對練,這是要讓練習者在各種不同的狀況下,能找到一個「異中求同」的東西。


這個學習過程和external work是一樣的,只是需要更多的感覺。external的練習一樣會發生對某些人可以,對某些人不行的情境。這當然需要做些分析來讓自己了解問題所在,才能制定策略如何進步。檢視的重點很簡單,看看「連結」以及「控制」有沒有被做到做好而已。只是對於不了解internal work的人來說,只能用external的方式去檢視:這邊我們指的是以力學的角度進行檢視;從角度、方位、、、等可以從外觀上看出來的部分來作分析。


有一個很基礎的練習應該可以幫助朋友們對這個議題有更深的了解:



  1. 甲與乙相對站立,甲以左手抓住乙的手腕(如圖),甲先做一點點扭轉來感覺乙手腕上的tension
  2.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手腕走到手肘(外在可看到乙的身形為適應此tension而會有所改變,下同)
  3.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手肘走到肩
  4. 甲繼續扭轉,並感覺此tension如何由乙的肩到腰、到膝、到踝、最後到地面。此時乙應會因此tension之到達不同部位而往地面接近,最後倒下。
  5. 對上面的機制了解清楚後,可以在1的動作瞬間,直接將tension連至地面,做到對乙的take down。
這個練習對於西斯特瑪的練習者而言大概是熟到不能再熟的練習了。而當一般練習者在這個練習中做不到時,一般就是從連結:抓的位置,以及控制:對tension的掌握,去做檢視。可以很直觀的看到哪邊出了差錯,使的效果出不來。隨著練習的熟練度增加,這個動作會變得愈來愈小,力氣也會愈花愈少,效果當然也是愈來愈好。
 external 示意



那internal work在這邊的角色呢?
同樣的練習用internal work來做是這樣的:
  1. 甲與乙同上個練習一樣相對站立,甲以左手抓住乙的手腕(如同上個練習的圖)
  2. 甲需感覺如何透過抓住乙手腕的這個連結,不用力的去控制乙的身體,往自己想要乙動的方向去動。
  3. 一樣的是甲可以透過連結,讓控制的方向在乙的身上不同的部位產生作用,但這個作用不是外觀上乙的身體變形,而是乙的身體是否能被移動或是乙自己對甲的連結直觀的覺受。
  4. 如果甲進行順利的話,應該可以讓乙被take down至地面。
在這邊如果甲進行不順利的話,該如何檢視問題所在呢?
解答的方式各人各樣,不過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最好的解答是:「誠意不夠」。
所以解決方法也很簡單,誠意拿出來就好了。

internal示意


這其實和追男女朋友很像,你覺得我做了這麼多了,為什麼人家還是不心動?重點只有一個,就誠意不夠而已。有誠意的話做一點就夠了,沒誠意你做再多也沒有用。


有懂嗎?不懂很正常,這就是internal work:作得出來的話,怎麼說都是對的。作不出來,講的天花亂墜也沒有意義。


不知道怎麼拿出誠意?這問題要問你自己,我沒有辦法回答。我只能給你看我拿出誠意的樣子。你照著作,也許可以做到,也許作不到。


作得到很好,作不到也不會怎樣,但是一樣都可以進步,只是方向上不太一樣而已。


重點是有進步。


internal work並不是對external work的否定,如同過去我們說的,要讓internal變大,讓它包起external,由internal帶動external。上面說的練習,最後要讓internal來帶動external,從外觀上只會看到甲好像不怎麼費力就把乙放倒到地面。


上面描述的練習還有相反的練法:乙被甲扭轉時,去感覺tension如何進入自己身體,並將這個tension還給甲,用同樣對tension的覺知,就能利用這個覺知將甲放倒至地面。同樣,這是external的練法。internal的練法只要感覺甲用力的源頭,並且把連結上的控制連到甲的出力源頭,就可以控制甲的體勢。這邊常見的把external當做internal在做的錯誤,就是以為乙循著甲的力量方向「還」回去就好。這種作法就是上頭說的external的作法,所以當乙這樣做的時候,甲會覺得有力量回來,而且這個力量不好反抗。
但是internal的作法不是這樣做,而且甲會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自己的體勢被改變了,重點是甲不會感受到乙對自己的力量作反抗或是其他方向上的控制
這才是internal work。


看不懂沒有關係,親身體驗就知道了。親身體驗了還是不會,沒關係,多試幾次就好了。試了很多次還是沒用,那就是誠意不夠的問題了。但是隨著練習量的增加,不管能不能做到你心中的internal  work,你還是有進步的。


所以,不要擔心看不看的懂,想不想的明白,作不作得到。


沒有關係,有進步就好!!


而且一定會有進步。只是如果你誠意多一點,進步會更多。

還有,要誠實。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