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2018年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台北道場總部指導員研習會心得分享(2018 Vladimir Zaikvosky Seminar in Taipei)


這是Zaikovosky第二次來台灣,延續去年的主題: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今年的主題是: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 II,而明年的主題則預定為:Deep inside the internal work III。

Zaikvosky在這次來台前有問過說這次台北想要學怎樣的內容。他提到最不好的是那種完全沒有明確要求,只是等著別人教東西的學習態度。這樣的學習態度教學者也不知道該從何教起,但如果能有個明確的方向的話,教學者就可以在這個方向上發揮,而學習者也可以得到更多。

Zaikvosky在四月來台前,二月時他和Surgey一起在日本指導了幾場研習會,小弟也去參加了大阪的那一場,當時就談到許多四月台北研習會想要學習的內容。四月初小弟去莫斯科總部學習Stick Conditioning,幾乎天天在總部碰到Zaikvosky,更是有時間就跑去問他問題。最後這次台北研習會的課題就變成除了延續去年台北研習會的內容外,再加上今年二月日本東京及大阪研習會的內容延續。當然這也使得這次的研習會內容變得很深,學員們大概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消化。
在時間上這次研習會的時間也比較長:除了原本兩天各六小時的研習會教學之外,這次在研習會的前和後一天的晚上各加開了一場特別課,第一天的特別課等於是個序幕,讓學員們對於這次研習會的主題直接用身體去感受,而最後一天的特別課等於是這次研習會的大總結,讓學員們可以把所有的內容以濃縮的方式重新的咀嚼一次。

這次研習會主要的內容在於如何讓身上的movement或是power持續的流動而沒有停滯。去年Zaikvosky教導了如何用internal form的概念來找到走和跑之間的那個界線,今年則是更強調「流暢」的那個感覺:只有油門而沒有煞車,也沒有上下起伏。這種跑法對於膝蓋的軟骨有刺激生長的效果,而這種身體的運用法,可以讓練習者做到如同鬼魅般的移動。這種移動不是那種充滿tension的快速移動,而是有種讓人沒有辦法抓到的那種飄忽不定的感覺。

有在動的狀態下感受movement的練習,也有在靜的狀態下感受movement的練習。Zaikvosky這次介紹了很多不同的練習動作:都是很吃力的那種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肌肉練習的那種練習。他不斷的強調那是呼吸的練習,當發現身體內有tension產生時,用吸氣,甚至用超過需要的量的吸氣去達到tension的部位,再用呼氣將這個tension平均分散到全身。從而去感受到體內的movement。如果作的對的話,可以在進行一些外型上看起來很吃力的動作時,很輕鬆的達到動作的要求。Zaikvosky給的概念是:tension像是石頭一樣的存在,而movement或是power則像是水,當水流經石頭時不然就是碰撞不然就是繞路,要不然就是把石頭沖到消失。如果可以在體內創造出一個沒有tension的環境,那麼movement或是power就可以自在的在體內流動。
而且不只是在自己的體內流動,也可以在別人身體上流動。

一開始的練習是和自己身上的tension作互動,也就是說問題在自己的身上。Zaikvosky很巧妙的帶領如何去了解當問題的源頭是外面時該如何的去作解決。概念基本上和處理自己身上問題時一樣:吸氣和呼氣。

不要用力也是這次研習會當中Zaikvosky一直在強調的關鍵字。要去用movement,而不是肉體的力量(physical effort)。做對的話,除了自己的身體會變輕之外,被接觸到的人也會像是重量很輕的一般被控制。但如果沒有這個,那就會變成是力量的拉扯。

這次研習會當中也對於控制這件事情他也做了些很高層次的教學。例如:找到人我之間的安全距離、如何沒有阻礙的進入對方的距離、如何拿掉對方的攻擊意圖...等。尤其是沒有阻礙的進入到對方距離這個部分,Zaikvosky在對小弟作這個示範時,那個瞬間小弟甚至會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因為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不可思議,這部分小弟就不多說了。

最後一天晚上的特別課Zaikvosky又問了想要學什麼。小弟想到這次研習會都沒有練到器械,所以問了是不是練下短刀或是棍。Zaikvosky回答說他其實很不喜歡教短刀,因為除了這會帶給學員很大的tension之外,常常會讓人以為那就是真實的「對刀」練習。如果學員都能了解這種使用刀的練習只是為了幫助發展sensitivity的話那就很好,不然那只會變成一種作秀,而且是會誤導學員的那種秀。相較之下他比較傾向於使用棍子的練習。棍子雖然一樣有危險,但它不像刀一般會給人很大的tension,也比較好傳達一些概念。所以最後一堂特別課程Zaikvosky就以棍子示範如何不給對方任何支撐而又控制對方。Zaikovsky也示範了在地面上被棍子壓制時,一個很好玩的東西,他把它稱為:super power。一開始小弟還以為Zaikvosky是在開玩笑,但他說他說的是真的。Zaikvosky躺在地上叫小弟拿棍子去壓制他,當棍子接觸他身上時,沒有感受到他繃緊肌肉用力抵抗,而是在棍子壓的部位下頭有個東西擋住小弟的力量,更確切的說是讓小弟沒有辦法用力,但是力量又不是回到小弟自己身上。Zaikvosky也示範了沒有power時力量會如何的通過他身體並且擠壓他,而後再示範有power時力量是如何的不進入他身體,而讓壓制的人感受到無力。雖然去年五月在莫斯科總部有學到這個技巧,但是在Zaikvosky身上看到的卻是層次高到讓小弟一開始不知道那是同一個東西。等送Zaikvosky上飛機後幾天小弟才想通那是什麼。

這次研習會一開始還有個小內幕:Zaikvosky從莫斯科飛往香港的班機延誤了四個小時才起飛,從香港飛台北的班機也晚了差不多一樣時間才起飛,本來下午一點半要抵達台灣的預定,硬是到當天晚上十點多才到台灣,到台北已經是十一點多,出去一起吃個飲茶後就讓他回去休息了。幸虧這次提早一天讓Zaikvosky來台灣,如果第二天就要開始研習會的話,Zaikvosky應該會瘋掉。

今年的研習會和去年一樣,海外的參加朋友很多,感謝日本、大陸、香港、新加坡、美國的同好前來共襄盛舉。也很感謝SYSTEMA OSAKA的大西亮一先生的友情參加。想想和他認識也超過十年了,十多年來從他那邊學到很多,現在內地的朋友對他也有些認識了,說不定下一次我們可以在大陸辦場Zaikvosky的研習會,然後大西、小弟以及西斯特瑪台北道場CEO可以一起陪同,那一定會很好玩。

最後想要感謝Mikhail,謝謝他願意把西斯特瑪公開,並分享給全世界有興趣的人。沒有他,這些都不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