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Practical self-defense cases” by Sergey Oz & Vladimir Zaikovsky in Osaka, 2018.2.10&11研習會心得




























去年也到大阪參加了這兩位的研習會,今年的時間提早到二月,雖然很冷,但是還是打起精神去參加了這次研習會,最後只能說這個決定真的是太對了。


一開始看到研習會的主題是”Practical self-defense cases”,還在想說這主題會不會有點俗,但事實上透過了這次的研習會幫我們這些西斯特瑪的練習者了解到如何將實際的狀況反應在練習時的心態,這也將使得練習的質可以提高。


兩天的研習會下來,發現這次的重點大概在於:
  1. 動作的連續
  2. 身體的自主移動
  3. 身體位置的決定:對自己有利,對對方不利
  4. 實際狀況的應對


第一天的練習從熱身開始,吸氣時從身體的末端緊張上去,吐氣時從上面放鬆到下面,手、腳、背部、肚子等部分都做。站著、躺著、走著都也都做。


接下來就是好玩的主題部份了,我把下面這個叫做老鷹抓小雞。


怎麼這麼說呢?基本上這個練習就是一個人追另外一個人,被追的人練習如何讓對方追不到自己,Zaikvosky強調發生這種被追著攻擊時,距離要拉到二到三十公尺才算是安全範圍。在被追時適時的利用自己和對方的連結進行躲避。


跑步時也不是只是跑而已,關於這一點,Zaikvosky在去年台北研習會時有教過用internal form跑步的方法,被追時就是這個的應用。要點在於不是用腳用力跑,而是用internal form給方向,讓身體在跑時變得輕鬆,這也使得腳及膝蓋的負擔較低。


除了被追之外,對方在自己面前衝過來時也可以用嚇對方或是分散對方注意力的方式為自己找到逃脫的空隙。


兩人練習,兩人面對面距離大約三至四公尺,一人緩慢的向另一人慢慢靠近,另一人覺察這個靠近的動作移動並保持距離。靠近的那個人決定要攻擊的時機:也就是要衝向另一人時,被攻擊的人以各種方式逃跑:突然下蹲、假裝拿東西丟對方、讓對方以為自己要往某方向跑,但其實自己是往另一方向跑。有一個比較難的,是直接往對方衝過來方向的反方向跑。


將對手的力量放在外面:
兩人練習,一人用力的用手去推對方,被推的人要感知對方的力量方向,不讓對方的力量指入自己的身體,在此同時控制對方。接下來是對多人同樣的練習,以及躺在地面上做這個練習。


Psychic的使用:要讓對方感覺到這個動作會被做完全,所以先要自己確認自己的動作能不能做到控制對方,可以後就可讓對方感受到那個威脅。


背後被偷襲時的應對:
要知道或預測背後發生什麼事情很困難,所以在練習時盡量去模擬各種不同的狀態。重點在於保持移動,並在發生狀況時用很小的動作控制場面。Sergey的示範很具爆發力,這點要請各位看官觀看這次研習會的影片才能知道。這次的研習會影片可能會以網路下載的方式販賣,這樣的話應該製作會比之前要花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來的短。


第二天:


熱身:一個人站著,另外一個人繞著這個人打轉:正面、加轉圈、用手或者腳帶身體轉--整體
一人站著另外一個人走過去,站著的人等對方走過來後避開:重點在於不能太早避開,要在對方身體因為慣量而不好移動時避開。
全部的人在場分兩團,以不同的方向走路,跑步,並避開從對面來的人。走之後用跑的。跑之後衝的


搭對方肩膀,並持刀往對方身上猛刺。Zaikovosky強調這並不是刀的練習,而是幫助練習者知道如何移動身體。所以被刺到沒有關係,重點因為會痛,所以被刺的人在被刺幾次後會自己拼命的動身體,讓身體不被刀刺到。


一人模擬汽車或是機車往另一人衝去,被衝的人以各種方式躲避:往地上滾、往旁邊讓開。重點在於不要思考。Sergey說這個練習幫他很多次在戰場上救了他的命。順便一提Sergey是現役軍人,當初他仰慕Mikhail的身手,所以申請調到Mikhail的單位就近向Mikhail學習,甚至連房子都買在Mikhail家隔壁。


讓對方拿不到刀的練習:這個和去年五月的莫斯科研習會上教的東西一樣。


讓對方的刀割自己的手掌或是指頭,控制對方的練習:這個也和去年五月的莫斯科研習會上教的東西一樣。不過場合不同,看到的感覺不一樣。


對方拿刀用力刺進來,練習人的將刀擋在外面,和前一天將力量放在外面的練習類似。


對刀練習:
Sergey說真正持刀攻擊的人在攻擊時大概會有幾種模式:身體躲遠而用刀一直刺、持刀衝進來、高舉刀衝過來、身體躲遠而用刀威嚇並伺機刺或砍或劈。 去年這個練習我們是用卡片做的,今年面對持刀,Sergey及Zaikovosky說這對精度的要求更高。
練習先推對方手開始,能掌握精度後用打的,熟練後持刀刺的人做連續動作。
排隊刺練習:五個人持刀排成一列,一個一個往前面的練習者衝去,練習者練習如何處理。重點在於要在一個動作內䖏理、要一次感覺所有的人、要有連續的感覺。這個感覺可以應用到其他所有的練習。


對方拿刀直衝過來時:打到對方趴下為止。這個練習很粗暴,但是碰到狀況時必須要這樣做。


奪刀:各種姿勢,靜態及動態。


最後的圓圈討論時間時,Zaikvosky提到練習上沒有什麼秘笈這種事,就像功夫熊貓電影第一集中的一樣,最高的秘笈要最高的高手才能拿到。但重點在於成為高手的過程才是整件事情的重點,也所以熊貓拿到秘笈後發現上面什麼都沒有寫。 Zaikvosky說這個電影的製作團隊中有人認識Mikhail,所以有參考到Mikhail的想法以及動作。


最後,Zaikvosky四月下旬在台北的研習會,基本上會延續他一貫的幽默並且帶有哲學的指導方式,在內容上更是值得各位期待,請各位踴躍報名參加這次的研習會。去年來參加的國家除了台灣,有大陸、香港、新加坡、美國及日本的同好。也請各位不要放掉可以和其他國家西斯特瑪愛好者交流的機會。